郴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走廊医生谈医院罢工我挡到了他们的财路

2019/07/14 来源:郴州信息港

导读

“走廊医生”谈医院罢工:我挡到了他们的财路2月19日,四川“走廊医生”所在的绵阳市人民医院百余名医务人员要求主管部门、医院开除兰越峰。

“走廊医生”谈医院罢工:我挡到了他们的财路

2月19日,四川“走廊医生”所在的绵阳市人民医院百余名医务人员要求主管部门、医院开除兰越峰。

2014年2月19日11时,“走廊医生”兰越峰所在的绵阳市人民医院里,有100多名医务人员要求主管部门、人民医院开除兰越峰。

兰越峰是绵阳市人民医院原超声科主任,曾举报绵阳市人民医院过度医疗,并用震后捐款以高出市场价近50%的价格购买已经停产的过时医疗设备。在这些“不理智举动”之后,“兰疯子”的说法开始不胫而走。

2012年年初,医院称兰越峰拒诊病人被投诉,对其进行待岗处理。2012年3月15日,拒不服从处理一周之后,兰越峰在超声科的办公室被院方换了锁。兰越峰从此坐在走廊里,成为一名“走廊医生”。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强烈反响。

2014年1月,绵阳市纪检监察、检察机关通报,绵阳市人民医院院长王彦铭因涉嫌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此前,兰越峰一直在举报王彦铭。

2014年2月8日,绵阳卫生主管部门发文,摘去“绵阳市人民医院”牌子,更换为“涪城区人民医院”。一些同事认为兰越峰的举报败坏了医院声誉,要求开除兰越峰。

“我确实挡到了他们的财路”

笔者(以下简称“笔”):你知道组织者是谁么?

兰越峰(以下简称“兰”):前天有一个妇产科主任,还有一个护士长,带了10来个人来骂我,让我给他们饭吃,说我把医院搞垮了。第二天是离退休人员,今天又是离退休人员和医教处的,还有妇产科的,有十来个人吧,要求医院开除我。

医生要求开除医生,不是因为医术问题,而是曝光了潜规则,这是医学界的丑闻,我现在只有勇敢地去面对突如其来的伤害。

笔:有人称您砸了同事的饭碗,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兰:我的同事求我给他们饭吃,我觉得很可笑,他们每月拿几千块钱的工资,还让我给他们饭吃,我说你们应该去求患者,患者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你好好塑造声誉,让患者来你这里就医,你就会有饭吃。

笔:一些同事认为绵阳市人民医院没能评上“三乙”与您有关,还有人认为您要搞垮医院。

兰:医院没评上三乙与我没有丝毫关系,我为什么要搞垮医院,我还要靠这个医院生存。而且,如果一个人就可以搞垮医院的话,那么这个医院就是不堪一击的。如果这家医院真有实力,谁都搞不垮它。

“三乙”是由专家来评审的,他们要对患者的生命健康负责,他们的决定是不会轻率的。

笔:有人称您是为了个人利益才与医院抗衡的,您怎么看?

兰:我有什么个人利益?让他们说出来!我的工资在人民医院是靠前的,我有房有车,我有幸福的家庭,我的收入、职位都很好,我还能有什么个人诉求?

笔:同事为什么会集体起来这么激烈地反对您呢?

兰:实际上我原本在医院是一个很有威信的人,他们之前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可能都会来找我,把我当成他们信赖的朋友,而且一般我都会把问题解决好。他们反对我,就是我确实挡到了他们的财路。

“他微笑着看我,好像我是傻子一样”

笔:有人说您是因为跟院长有矛盾才反映过度医疗的事情的?

兰:不是。说我跟院长有矛盾我才跑出来说过度医疗,我很早就跟他说过的,我的斗争、我的坚守,是我从医就开始的;我也妥协了,要不然大家都挺困难的,我妥协是因为我抗争走不下去,我的道德底线一直在退,但那么严重的过度医疗、过失伤害甚至草菅人命,我真的心痛啊!

很多年前,我就知道国家的医疗政策有不完善的地方,但即使不完善,也不能唯利是图。但我们医院就是这样,包括我在内,我很无奈地也要参与过度医疗,医院的唯利是图令体制中好的东西丧失殆尽,导致了医患矛盾越来越多。

我就去找院长,我说我的道德底线在退步,我在他面前哭过一次。他微笑着看我,好像我是傻子一样。

后来,我就不找院长了,实际上我找他也是挺虚伪的,我就觉得找了他以后我得到了安宁,我道德良心得到一种自我的安慰,我努力了。后来我不找他了,我就写博客和微博。

笔:您的个人生活因此受到了什么影响?

兰:医院的人先是说我推诿患者,再发恐吓告知书,然后医院领导和保安一起来找我,让我待岗去,他们把我逼向墙角。我向绵阳市卫生局求救,但是没有人理睬,然后就是换钥匙、私自扣押我的挎包等。我一进去门就是保安排成的人墙,我就坐在走廊上,一走他们就堵截我,连上厕所也要跟着我,无奈之下,我只好在走廊办公。

笔:据说医院后来给您提供办公室让您办公,但您仍坚持做“走廊医生”?

兰:他们说给我提供办公室其实也只是一句托词,是作秀给媒体看,让大家以为“走廊医生”事件结束了。我觉得应该对我纠错平反,并向我赔礼道歉。

“我没有愧对我的良知”

笔:络上很多人称您为“反腐英雄”、“打假斗士”等,您如何看待这些称呼?

兰:我不是一个“反腐英雄”或者“打假斗士”,我就是一个真实的人。我不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甚至不是一个好的朋友。我既不是完美无缺,也不是高大全,但是我真的是一个好医生。我身上有一些正能量,别人没有坚持的我坚持了,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好傻。

我本来是一个高尚的医生,但因为我有缺点,因为我没有办法而妥协过,参与了过度医疗,我觉得自己有污点。那我现在做一个纯粹的医生可不可以?我错过,我今天改正可不可以?就因为我有缺点,就要反对我现在去做一个纯洁的医生吗?

笔:有些人说您属于表演型人格,把自己装扮成正义斗士。

兰:我们医院有很多人在上攻击我,我一个都不删,难听得很,我过去修养不好,但我改了,我再多的缺点跟我做纯粹的医生没有任何关系。

我在做我的工作,回归理性。王院长被揪出来了让我很欣慰,这件事还是有积极的意义,我坐走廊还是有价值的,这弥补了我当时的失意。

笔:有些人觉得您是出于斗气,是因为受情绪驱使去做这件事,您怎么看?

兰:十八大以后,那么多贪官因举报落马,难道都是举报人的问题吗?我觉得,我不是反腐,我是不同流合污,我已经没有办法俯首称臣了,我要自救。

笔:那您会对自己的遭遇感到后悔么?

兰:我当时并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我知道跟院长抵触后果会很惨,,科主任要被免,这直接涉及到我的职位;第二,我可能会被离婚,因为我的老公并不能很好地面对困难,他不能接受挑战。但我没想到疯子这样的名号会落到我的身上,更没想到自己的同仁会要求开除我。

在医疗和购买设备上,就是按规范来也一样有效益。我就坚持这么一点点——买好医疗设备,按程序买,就把我弄得身败名裂。我的尊严、我的幸福全都没了,对我那么残忍。

但我找不到憔悴的理由,我坚持的都是正义的,而且有证据,这两样少一样我都坚持不下来,还好我身后有全国人民正义的力量。我要好好活着面对痛苦,我没有选择,这也是一种生活,我可以丰富我的人生,问题解决是迟早的事情。

我很高兴的是,面对磨难我没有被击倒,这五年我过得很好,我没有愧对我的良知。

笔:您的亲戚朋友支持您吗?

兰:都支持啊,他们不觉得丢人,都很自豪我没有被打倒。我堂哥经常安慰我说:我们兰家人就是好样的。他是农村的,在打工,还问我要不要钱,说我给你。还有我的初中同学,托人找到我,发消息鼓励我。

笔:我看到您在微博简介上说“不欺诈、不掠夺”。

兰:对,那个简介我一直保留着,不是出名之后才有的,我不希望欺诈患者。我的行为开始是纯粹的同情患者,慢慢地才上升到这样一个高度,就是要尊重患者,诚实地对待他们,不能有欺诈和掠夺行为。实习生张宇汪诗韵

原标题: “走廊医生”谈医院罢工:我挡到了他们的财路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小程序怎么弄
微信怎么样开微店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