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修仙师父我们来谈谈人生

2019/06/21 来源:郴州信息港

导读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陈修平近郁郁寡欢。嘿嘿,有意思书院这件事就算是原守规都看出来了,但是所有人若问他原因,他都只是笑笑不说话——只是那笑容可称得上惨淡就是了。旁敲侧击无果之后,众人也渐渐不理,直到某一天莫图来见程印,得知了这件事,便决定非要把它刨根问底不可,在寻仙宗住了三日后,莫图终于直接问陈修平:“你是怎么了?”陈修平满脸茫然:“我很好啊。”莫图又问:“他们说你近来心情不好。”陈修平脸色顿时灰暗了不少,虚弱道:“也没什么好说的。”这表情简直就是对莫图的勾引——莫图意志坚定道心稳固,修行以来,常能忍受常人所不能忍之事——但是他就是不能忍受那种“我有秘密但是我不告诉你”的表情,他长眉一挑,问:“莫非是房/事不和谐?说实在的,程印看上去确实不大行。”陈修平的面色就送灰暗变成了通红:“你才不行呢!师父很好!”莫图摸着下巴“唔”了一声,突然恍然大悟道:“你满足不了他?”陈修平忍无可忍,拍案而起:“你脑子里除了八卦和黄色废料难道就没有剩下其他什么东西了么!说好的得道高人呢!”莫图一本正经,却眼看着又要说出什么更离谱的猜测,陈修平忙摆了摆手,虚弱道:“算了,告诉你吧,说起来你对这方面还清楚些——”他脸上的神情变作了忧虑和不安。“实际上,前些日子师父对我说——他要去渡劫了。”莫图恍然大悟的神情当中带着中不甚明显的失望,他对这种事并不感兴趣,他“哦”了一声,似乎觉察这样的反应太过于冷淡,又补充道:“这样,是人劫么?”陈修平点了点头,这会儿他的倾诉欲却强了很多:“孟小宝跟我说,心劫法相生,人劫入世忘,师父去渡人劫,便会忘了我全然成为一个其他的人——而且也要在一个其他人不知道的世界——那样我岂不是见不到师父了么。”莫图想了想,摇了摇手指:“不然。”陈修平双眼一亮:“难道说有其他办法?”莫图脸上挂着种充满仙气的笑容,更衬着面容高雅清丽,清风徐来,发丝微摇,他说:“其实让程印身体留给你不就行了,虽然不能动不会说话少了很多乐趣,仔细想想也算能解相思之苦啦。”陈修平:“……你给我滚。”#程印在配药。陈修平马上又要到瓶颈,他自己倒是浑然不觉,程印却是替他操碎了心。但是他又想,陈修平心性不算坏,辅以药材,至少应该能成功突破分神,那么自己去渡劫时,便更放心些——至少躲在禁制内也绝不会被孟小宝掳去。他想着这些的时候,觉察到陈修平进来了,往常若是见到他在做配药之类的正经事,陈修平必然就走开去做自己的事,这一回却不知为何,在原地踟蹰一阵,走近了来。程印见他面色并不明朗,联想到今天莫图刚来过的事,便以为是莫图给了他不自在,道:“莫图说你了?”陈修平摇了摇头,实际上他原本确实想离开,但是又想到师父马上就要去渡劫的事,便觉得此刻的朝夕相处简直争分夺秒,纠结了一下,便觉得先厚着脸皮粘着师父看看。见师父没生气,他顿时放松了些——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师父会生气,其实这么些年来,师父从来没有对他说过重话,可是他还是有些患得患失,或许是觉得自己和师父差距太大了的缘故。虽然说靠近了,陈修平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平常他自然有一大堆话可说,可到了心里有事的时候,却往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为了掩饰尴尬,他探过头去,看师父再调配什么,没想到他刚一靠近,程印就把他搂在了怀里,修长的手指捂住了他的口鼻。“白枝草有毒,你修为还低,闻了会产生幻觉。”陈修平迷迷糊糊,“什么幻觉?”他问。他这话一问出来,双眼已经失去了焦距,看着程印的目光,就好像看着远方。程印叹了口气:“已经晚了啊。”幸而这幻毒毒性并不剧烈,程印也并不担心,只是停了手头的事,准备把小徒弟拉进房间,让他安静下来,然后找找有没有解药。结果他刚一有动作,小徒弟双臂一展,就把他抱住了。两人四目相对,程印想着要不要先把他打晕,就见陈修平突然眼圈泛红,下一秒,嚎啕大哭起来——“师父啊——”程印:“……”到底是什么样的幻觉呢?睿智如程印,也不禁陷入茫然,暗想:难道是看到自己死了?陈修平已继续嚎啕道:“你要去哪儿啊——”程印:“……”程印皱起眉头,想了想,干脆把陈修平打横抱起来,却不想对方立马剧烈挣扎,边挣扎边叫道:“师父啊,你去哪儿啊,我动不了了啊,我好想见你啊,你忘记了我,我该怎么办啊。”程印叹了口气,他快速走近卧室,把对方扔在床上,然后当机立断地找出解药,喂了下去,解药见效很快,几息之后,陈修平的目光便渐渐清明,疑惑地看着程印,又拿手敲了敲脑袋,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到了房间里。程印站在床边上,问:“修平,你为什么担心,为师会走了呢。”陈修平浑身一僵,抬头看着程印,张张嘴说不出话来,但是看着师父的目光,他终于渐渐放松下来,低下头轻声道:“因为师父上次不是跟我说,你要去渡劫了么。”程印万万没想到陈修平担心的是这件事,顿时啼笑皆非,但是笑着笑着,他也忍不住起了使坏的心思。他蹙眉道:“就因为我要去渡劫,便魔障缠身,岂不是辜负为师这些年的教导。”虽并没有什么更为明显的不满神色,但是好几百年都没有黑过脸的师父皱一下眉就已经够可怕了,陈修平不敢反驳,默默低下头,咬唇努力令自己不要露出失望和不安的姿态。为了掩盖在心中挥之不去的这些负面情感,陈修平问:“那……那师父会去哪?”程印便道:“已决定好了几个世界,有几个倒是和你曾经的世界差不多——虽然于修为无用,对炼心倒是好去处。”陈修平便瞪大眼睛,道:“那我能跟着一起去么——你看,师父到时候就没有修为了,我可以保护你,也、也可以帮你做向导啊!”程印看小徒弟急切的样子,眼中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笑意,但是这事却是要认真对待的:“如果你被发现了呢。”“我……”陈修平想说自己不会被发现,可是话堵在喉咙,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说出来容易,可是如果有个万一,自己被发现了,连带着师父也被发现了,那岂不是……陈修平连想都不敢想下去,使劲摇了摇头,整个人便像是枯萎的植物般耷拉下去。这个样子就像只被主人叱骂了的小狗,程印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然后顺手滑到耳边,捏了捏陈修平的耳垂。这举动原本只是因为程印联想到了小狗便想哄哄,做完之后,却愣住了。这举动很有些暧昧意味,早已食髓知味的陈修平渐渐红了整个脖子根,他突然想到要是师父马上就要离开,这样子的日子恐怕就要暂停,心中鼓起了一阵勇气。见师父不把手拿开,便抬眼瞧了师父一眼,软软地叫了句:“师父——”炽热的唇便落在了耳朵上……#陈修平近来觉得,在某件床上运动上,师父似乎有点太会折腾了。那些花样看上去不像临时想出来的,倒更像是蓄谋已久的爆发——但是看在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也是时日无多的份上,陈修平虽在心中暗暗腹诽,表面上还是相当配合的。这样过了几个月,陈修平终于拒绝了一个离谱的动作,纳闷道:“师父,说起来,你什么时候离开?”他并非是期待师父离开,而是这件事怎么也是大事,似乎得提前准备上不少东西,他也好做足心理准备。程印却没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很累吗?今天不做了,好不好?”这语气简直不像师父能说出来的,就算是陈修平,也觉察到了程印道顾左右而言他,他瞬间机警起来,虽还不明确,却似乎也有了自己是不是被耍了的预感:“师父,渡劫的事,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程印嘟囔了句什么,陈修平没听清,然后他听见程印说:“等到你分神吧。”“哦……分神……!”陈修平震惊地张大了嘴,“我、我才金丹啊!”程印便微微一笑,在陈修平目眩神迷的时候把他搂进了怀里:“也就几千年了啊。”——几千年,不知道够不够做些,爱做的事呢。</p>

安庆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金华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汕尾的牛皮癣医院
标签

上一页:霸道总裁的酷丫头1

下一页:鉴宝生财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