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插队软件身份证生成器谁来还我们公平购票秩

2019/06/09 来源:郴州信息港

导读

插队软件、身份证生成器:谁来还我们公平购票秩序?中国青年北京1月15日电 (周小璐通讯员陈怡濛)近日,有友在上发帖称可用任意化名于上订购

插队软件、身份证生成器:谁来还我们公平购票秩序?

中国青年北京1月15日电 (周小璐通讯员陈怡濛)近日,有友在上发帖称可用任意化名于上订购火车票,此帖一出,不少友纷纷效仿。经验证,用“西门吹雪”、“庆丰包子铺”等化名皆可成功办理订票、取票、登车、退票业务,工作人员检查车票时也只是笑笑,并没有阻止登车。

图片来源于络。

从铁路部门了解到,自2014年1月13日起,所有从12306官上订购的火车票将不再显示购票人姓名,而只采用身份证号进行身份核对的方式,以防止有人故意恶搞,浪费春运时期的宝贵资源。对此,不少友诙谐表示:“四喜丸子再也不能买票了。”

为检验这一新规的落实情况,近日走访了北京站、北京西站等大型火车站,发现确实有乘客打印的车票已经不再显示姓名,现场许多工作人员也表示,“只要身份证号码和其他购票信息对了,就能取票。”而友此政策的反应则是喜忧参半。因为在他们看来,用化名购买火车票,虽不乏故意恶搞者,然而更多的是出于防止车票废弃后身份信息泄露的安全考虑。在票面上省去了乘客姓名,是否就是一劳永逸的处理方式?其背后是否暗含着更大的危机?在采访中,为数不少的乘客都表现出对购票站系统漏洞的忧虑,而这漏洞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插队软件,二是伪造身份证。

对此,部分购车票的乘客表示:“购票之初提前很久就登陆了官方站,时间做好所有准备,进行搜索时发现全部有票,可是点击订票后却无任何响应,等络恢复链接时,已经连站票都没有了。”这种情况的出现,排除站自身技术方面的原因,或许也可见插队软件的威力。

对此,车站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上购票的一种途径,众多企业的抢票软件主要是通过插队的方式抢先购得车票,然而因其并未直接收费等原因,并不构成违法行为,因此难以进行有效杜绝。

上述人士还表示,若插队软件仅供购票者自己使用,或许破坏力不大,然而众多“黄牛党”使用付费抢票软件疯狂刷票,可用三秒钟破解新版验证码,以毫秒为速度单位囤积大量车票,在10分钟时间内便可抢到1000多张车票,使得许多车次的车票在开票几分钟后便告售罄,从而将许多不明真相的乘客的不满情绪统统引向12306站。其实在这场争夺战中,无论归心似箭的乘客,还是12306站,都是受害者。

除插队软件外,还发现,假身份证假名也能购买车票。对此,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因为12306站并没有与公安系统联,无法对身份证号等信息进行审核,只能对身份证进行逻辑推算,黄牛党便是利用这个系统漏洞,用生成器制造大量的假身份证号囤票后,避开高峰进行退票重购,以此达到囤票倒卖的目的。

据悉,早在2005年9月,“全国公民身份信息核查服务”就已开通,2006年底,全国人口身份数据已全部入库。将12306的售票端口接入公民身份信息核查系统,应该并非难事。其实,铁路方面已经有所行动。昨日,针对12306站购票的相关问题,铁路总公司副总经理胡亚东表示:“下一步,铁路总公司将和国家身份认证权威部门进行互联的身份认证联,近日正在调试,很快就可以上线运行。”

“四喜丸子”不能买车票了,似乎对于解决整个春运购票难问题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或许解决假身份证号购票与插队软件问题才是关键,我们期待着“购票难,难于上青天”早日成为历史。

原标题:插队软件、身份证生成器:谁来还我们公平购票秩序?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牛皮癣
北京外国语大学
性功能障碍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