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广告代言人违法应设禁言时间段

2019/07/12 来源:郴州信息港

导读

广告代言人违法应设“禁言”时间段原标题:广告代言人违法应设“禁言”时间段法制讯席锋宇正在北京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

广告代言人违法应设“禁言”时间段

原标题:广告代言人违法应设“禁言”时间段

法制讯席锋宇正在北京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近日分组审议了广告法修订草案。广告代言人的义务和如何明确成为委员们建议的重点内容。

现实中,很多消费者往往是因为对广告代言人的信任才选择产品。然而,这些广告里隐藏着很多的虚假广告,导致消费者的权益受到了损害。审议中,一些委员提出,新修订的广告法一大亮点就是增加了广告代言人的,二审草案应该延续这一亮点并且细化有关规定。

明确广告代言人成为委员们的共识。郑功成委员说,草案中规定虚假广告中广告代言人要负连带,这是一个的进步。他建议,应在草案中对广告代言人作出专门规范,提供负面清单,即规定不可为、不得为的事情。“不能是广告代言人拿了钱,让讲什么就讲什么。对广告代言人的约束应进一步强化。”

有的委员提出,草案规定代言虚假广告的自然人一并承担经济处罚。但相对于高额的代言费,这种经济处罚的力度并不足以起到震慑的作用。因此建议,法律中除了经济处罚手段之外,还应增加其他处罚方式。比如,在一段时间禁止其进行任何广告的代言。这样才能提高法律的威慑力,有助于提升代言人的感和自我约束,在更大程度上避免代言人带来的负面效果。

有的委员还提出,草案规定“广告主应当对广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为了约束广告代言人的代言行为,建议改成“广告主和广告代言人应当对广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周天鸿委员关于广告代言人的两条建议是恢复一审草案中的原有规定。总则中规定“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从事广告活动,应当遵守法律、法规,诚实信用,公平竞争。”一审草案的此条规定中有“广告代言人”,但是新草案中取消了。他认为还是应该恢复,因为广告代言人参与广告活动也要遵守相应的法律法规。草案规定“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在广告活动中应当依法订立书面合同”,新草案把一审草案中“广告代言人”删去了。他认为,应该把“广告代言人”放进去,因为广告主和广告代言人的书面合同也是重要的,特别是广告代言人和广告表演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承担不同的法律,将来合同能够提供这方面的证据。

原标题:广告代言人违法应设“禁言”时间段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席锋宇

六盘水治疗白癜风专科
许昌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江苏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银川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