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连片分地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好办法

2019/06/13 来源:郴州信息港

导读

连片分地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好办法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花寨乡余家城村一组村民张财年兴奋地告诉农民:他家9.1亩地原先分布在13处,得花2天时间

连片分地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好办法

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花寨乡余家城村一组村民张财年兴奋地告诉农民:他家9.1亩地原先分布在13处,得花2天时间浇水,经过推行土地连片经营后,成为一处地,配水时间是71分钟,结果只用了47分钟,节约了340多方水。这是甘州区花寨乡在群众自觉自愿的基础上推行以社为单位,将土地集中后重新分配,进行连片经营的新机制的缩影。

华中科技大学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农民和农村基层官员即使很想在农村重新连片分地,但是象这样能成功的却是很少的,只要调整土地,就会有人的利益受到损害,一旦利益(可能)受到损害,这些村民就会毫不犹豫地拿起法律和政策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中央不是规定农村土地承包30年或50年不变,不要随便动农民的土地么?无论村中有多少农户要求调地,也无论乡村组织有多大的决心调地,那些可能会因为调地利益受损的农户,都会通过上访(或威胁上访),将调地之事搅黄。”

经调查,我国现在有许多农民的日子不好过了,出去打工找不到门路,呆在家里又无法种好田,因为农村的土地不但又小又散,而且它的灌溉设施大部分都被破坏了。我们的许多农民和基层干部都认为当前农村土地政策严重地阻碍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国家重新连片分地的愿望很强烈。一些土地专家却认为:重新连片分地要花费掉国家的很多精力,会引起全国农民的高度关注,搞得不好会爆发社会动乱,建议中央以稳定为重,千万不要重新连片分地。那么重新连片分地到底由谁说了算?假如重新连片分地,我国具备了什么条件?我个人认为:重新连片分地是非常符合我国国情的,重新连片分地已时机成熟刻不容缓。

一、连片分地是我国人口增长已经缓和的必然选择

随着计划生育的深得人心,我国人口增长高峰已过,在未来的几十年内我国将慢慢进入老龄化社会,一般而言,人口是不会增加的甚至还会减少,这给连片分地带来了极好的机会,就是说如果能连片分地,几乎可以50年100年甚至几百年不会因人口增加需要调整,便于农民进行庄园化生产,可形成许多百年农庄,有利于农民们进行长远投资。再说,老人们多喜欢留在农村里,他们是小农观念,他们把土地看得很重要,一般不愿进行土地流转,田地分散将直接导致他们抛荒或粗放经营。据统计,1990年我国人口是11.3368亿,到了2008年我国人口是13.2246亿人,也就是说,我国现在有2亿人口无田无地了,如果把超生的和结构性失调(如娶媳妇和移民、土地被征用和被买卖)造成的无地农民计算在内,我国的无地农民起码有3亿人。“耕者有其田”在农民看来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土地也是我们农民的生存保险。据黄迁海调查:豫东某县伏岗村,自1998年调整土地以来新增人口613人,减少人口378人,一些农户全家四五口人只有一口人的地。许多无田地的农民子女性格固执孤僻,心理健康明显差于其他少年儿童,并且有暴力倾向。

二、连片分地是打破城乡二元制的迫切需要

我国城市化建设迅猛推进,吸引了大量的劳动力,同时城市化建设对农民而言回报较高,这势必影响到农业的发展,如果农业生产不能提高劳动效率的话,收入将会很低,那些青壮年都想往城市里安家,要知道,打破城乡二元制也要部分有能力的农民留在农村搞规模连片经营,而连片经营快的措施就是连片分地、它才可以留住部分农民安心务农,因为一方面农庄生产不是很累,另一方面在农村空气清新,工作自由舒心,当然重要的是农民可以像工人一样进行机械化现代化作业,可以仅依靠农业高效率的生产就能较快地向小康迈进。按照党国英的理论,打破城乡二元制,促进农民进城,要提倡“以土地换住房”和“以地租换保障”,因此,农民进城后,留在农村的土地是流转给别人或卖给别人,但如果土地不成片,零散破碎,难种难管,谁愿意租你的土地呢?事实上,农村中有许多零散的土地是无法流转的,只好送给亲戚朋友种,或者荒在那里。我们那里就有一家人,他老婆到县城开了一个移动专卖店,一个月能挣元,他男人则给别人做家具,收入也比较可观,他们的农村房子连同宅基地以10000元卖给了邻居,但他们的水田想以100元每亩的价格流转给别人却无人要了,原因是那些水田太零散,更不用说山和地的流转了。事实上,不光是打破城乡二元制促进土地流转规模经营,还是搞公司+农户、搞农业合作制、延长土地承包期甚至提倡土地私有制等等,首先都必须要连片分地,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三、连片分地是解决返乡大学生和返乡农民工急需土地规模经营的顺利的途径

由于大学扩招,我国人们的文化素质普遍提高,但是随着大量国有工厂的改制、企业生产效率的提高和经济危机的到来,农民打工难、大学生就业难已是不争的事实,广大大学生读大学时忧心忡忡,非常担心自己毕业后无法找到工作,无法养活自己。如果连片分地的话,即使我们的大学生无法找到工作,还是可以回家利用那十几亩的田地,搞特色种植和养殖,说不定比有工作的还好呢!绝不会因失业诚惶诚恐,甚至报复社会。但是现在,我们的大学生很难到农村创业,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田地山太零散,租用别人的田地不但需要资金而且不一定有人愿意租地给他们。黄迁海说:“我乡兽医专业毕业的王小法,一直想养猪,就是因为调换地达不成协议,直到现在也没有实现愿望。”

四、连片分地是对联产承包制的及时完善和加强

30年前的土地改革极大地解放了农村劳动力,使农民真正地成为了土地的主人,人们一下子很轻松地就解决了温饱问题,这是我国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是我国农村土地改革的重大创造,是非常符合我国国情和适应农民的心理意识的。自此以后,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但是,现在的农民要向小康迈进了,旧的土地制度适应不了时代的需要,特别是农户的田地零散细碎,非常不便于规模经营,致使劳动效率远达不到小康的要求。当前,联产承包制变成了一场改革不彻底的不适应农业生产需要的改革。同时,从30年的联产承包制的历史上可以看出:农民基本上很少向土地里使用石灰、有机肥等改土物质,一味地依赖化肥农药增加产量,我国的农田土壤结构土壤质地已严重破坏,土壤保肥性供肥性保水性已严重降低,土壤养分已严重不平衡,虽然进行了测土配方施肥技术的补救,但收效甚微,仅能在灌溉条件特别好的良田上进行,那些中低产旱土的改良根本无法进行,而我国中低产土地的面积占了绝大部分。我们还发现,农村有很多田地已经成为荒地,农村灌溉设施很久没有派上用场了,已经老化甚至被严重毁坏,此时,如果不连片分地,国家为了提高粮食播种面积即使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灌溉设施的修补,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田地太小太零散,农民根本就不想种。如果不从深层次的土地制度上下手,不连片分地,就无法正确地解决好抛荒的难题。吉安市青原区区委书记徐明经过土地流转的实践后说:“对零星分散、插花严重、不便经营管理、产出率低的水田和池塘,只能实行统一调整、重新分配。”

五、连片分地是遏制官商非法侵占农民土地的有力法宝

农民失去土地,不是成为封建社会的帮工就是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苦工,从洪绣全农民起义的太平天国运动到孙中山革命再到新民主主义革命,无数英雄牺牲的先烈们所盼望的“耕者有其田”的理想将永远不得实现。一些地方基层官商已经充分认识到农村土地的潜在价值,他们利用农民暂时的无知,利用手中的权利和在村民中的威望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地占土地,采取骗、买、调、征、占、挤等手段,非法侵占农民的田、地、山、和集体的池塘、水库、毁弃的学校、林场、果园等等,特别是农民的那些零散的土地,他们更容易得手,许多农民的感情太朴素了没有心计,觉得那些零散的田、地、山反正已经荒在那里没有什么价值,碍于有钱有权人的情面或者自己急需钱用,于是卖掉了。例如,我们那里有一个组长利用邻居间的感情,不费一钱一米就非法占有了6亩多的山林种奈李,而且还拿到了世世代代属于他的合同。我们那里还有个农民,她得了癌症,她的3个儿子都不想拿钱给她治,一怒之下,她就卖掉了自己的10多亩山林。如果连片分地后,农民就不会随便卖地了,因为他们可以明显清楚地感觉到这些土地是有很大的作用的,种好这些土地比打工差不了那里去。如果我们还不连片分地,我们某些农民的救命的土地就会慢慢地被某些地方官商瓜分掉。当农村一些土地私下买卖以后,那时再进行土地改革,就是革某些人的命,还能改革吗?当一群善良的农民不小心把那些自以为零散得无用的土地卖或长期租出去以后,一旦他们吃了上餐无下餐时,这个社会还能安宁吗?好在这种非法侵占农民土地的事才开始,此时连片分地还有回头路可走。

在2007年的一个月份,黑龙江富锦市,三江平原腹地上的这片黑土地似乎有某种按捺不住的激动和不安。两星期前的12月2日,在富锦市的东南岗村,两个名叫于长武、王桂林的农民草拟了一份宣言,声称要代表富锦市72个村4万失地农民,讨回并重新分配13年前被非法占用的土地。这得到了包括长春岭村在内许多村子的响应。随后,丈量土地和重新分配就在各个村屯自发开始了。那份宣言长达千字,多数村民甚至看都没看,就以一种直接明了的方式表达了他们的拥护,在一张分地的纸上按下了鲜红的指印。对他们来说,知道 分地 这两个字便已足够。在村民们的理解里,分地,其实就是要回他们被占用的土地。过去13年间,他们使尽了多种办法(包括到中央上访)均未奏效,而这,几乎是他们的尝试。而这一“分地”就解决了13年的上访都无法解决的官商侵占土地的事。

其实,许多土地问题、许多官民矛盾、许多民间纠纷,都会在连片分地的制度下,漫漫淡化,甚至杜绝,因为只要农民能安居乐业,农民的心胸自然就开阔,决不会围攻官商,没事找事干。

六、连片分地是克服土地流转矛盾不可调和的根本办法

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快解决农村的有田不能种、有地不能用、有山不能管的抛荒难题,为此,国家出台了许多措施,减轻种田种地人的负担,如农村孩子免学费,种田免农业税,甚至还有补贴,并且鼓励田地流转和退耕还林。但是,所有这些措施都未能扭转乾坤。虽然有人看到了种田种地的希望,出现了一些种粮大户,但是几个种粮大户能解决国家的粮食危机吗?能将所有抛荒的土地利用起来吗?这些种粮大户种的大都是灌溉和交通条件非常方便的田地,那些偏远、贫瘠的田地依然芳草萋萋,而且这些种粮大户也没有几个敢作长期投资,如:整体规划,土地改良,建设沟渠等等。他们的种田只能是一种暂时的权宜之计。因为种粮大户知道,作为承包人的田地随时可以被要回去,承包人也比较明白,打工不是一辈子的事,他们也会因失业或年老或农村政策好等其它情况,还是有可能回到农村种田地的。因此,这些田地流转给种粮大户种不可能是长期的,而暂时的流转是很难把田地的潜力挖掘出来。只要承包人没有灭绝,或全家户口没迁走,国家就不可能以法律的形式将某人的田地收回给种粮大户,因为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土地是农民的基本社会保障。

目前的土地转包经营者一般都对土地有一定的规模连片经营的要求,土地承包到户时,各地都是根据土质好坏、离家远近、灌溉是否方便,按人按片平均分配到户的,农地规模十分狭小,农地地块十分分散。后来,随着农村人口的不断增加,国家又进行了几次土地调整,许多农民又将本来就不大的田块分成小块,小块分成碎块,平均分给新增的人口,造成农民的承包地更加零散。如今,要使这些零零碎碎的土地流转集中到一起,不仅操作复杂,而且困难重重,严重地制约了规模经济的发展,从现在的情况看,通过土地流转终形成连片的10亩以上的种养大户很少。平均一个镇也只有一二个。

我们那里土地流转喊了近一年了,但是原来荒的田地依然荒的那里,还把镇干部累的要死。土地流转固然好,但是经过实践,似乎无法彻底地解决农村土地抛荒问题,为什么呢?我认为主要原因是:土地流转的条件不成熟,即农户们田地太分散,十分不方便流转。按照现在的土地流转进度,恐怕再过50年也不一定能让中央满意。例如,我们那里有一个人早就想搞一个养鸡场,他家田、地、山一共14亩,分布在16个不同的地方,可以讲,那怕他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进行土地调换把这些土地调到一个地方来,事实上,他为这件事求人求了6年了,也没调到一个10亩成片的养鸡场,直到去年才好不容易花了6.5万元钱把一个废弃了的面积约11亩的小学买下来改造成养鸡场。为什么?因为农村的宗族斗争很厉害,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田地荒芜而用高价去租地,这划得来吗?看来,这样的土地流转不但阻力很大而且代价很高。

所以,我认为,当前一些措施对提高农民种田种地的积极性是有益的,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农业问题。土地问题就是农村的根本问题,土地问题解决不好,农村就搞不好。

新疆沙湾县四道河子镇下八户村1万多亩土地,分地时被分割成近1200多块,同一户家庭的土地分散在好几个地方,耕地、浇水、管理很不方便。农民自发自愿的土地流转搞了将近20年了,不但出现了大面积的土地抛荒,而且棉花产量很低,农民生活走到了尽头。村支书赵金财上任伊始,听说毗邻的兵团农场的棉花产量都在400公斤以上,就领着村干部去取经:人家高产的奥妙就在于——土地集中连片、全部采用滴水灌溉,耕种管理非常方便。

2005年初,下八户村在征求多数村民意见的基础上作出决定:全村进行大规模土地互换。七零八落的上千块土地,一下改造成一块块大条田。农民也在土地互换中得到了实惠。如今全部土地实现滴水灌溉,1/3的农民外出务工。去年,下八户村农民人均纯收入近8000元。这与其说是土地互换倒不如说是重新连片分地。

七、连片分地是解决我国人多地少奔小康的难题的重要举措

有人认为:种田种地是很难奔小康的。我不这样认为。一些实践证明,利用稍为科学的种田地的方法,一个拥有6亩田、8亩山地五口人的家庭,年收入是完全可以达到叁万元的。让我们作一个简单的计算:6亩田种水稻:900斤/亩×2季×0.9元/斤×6亩=9720元;8亩山地种柑橘:6000斤/亩×8亩×0.5元/斤=24000元,收入共计33720元。其它的经济作物和家畜饲养的收入,作为投资抵消。这个收入基本上可以和两个人在外打工的收入持平,但劳动强度却比打工轻松多了。如果是搞特种种植和养殖,收益就更大了。

为什么会有种粮大户,就是因为种田种地还是很划算的。种田种地的资金投入比其它任何一个行业来说都是小的,投入的主要是劳力和免费的阳光、空气和水。

我国有没有这么多土地呢?即五人家庭具备6亩田和8亩山地呢?完全有:960万平方公里除以10亿农村人口等于9600m2,即人均15亩,五人已经有75亩山地了,从理论上讲,应该是绰绰有余。虽然我国人多地少,其实只是耕地少,如果把山地也充分利用起来的话,也不少了。从实际调查的情况看,基本上每户可以具备10--15亩土地(包括可以利用的山)的面积。

那么,现在的农民为什么不愿走种田种地这条路呢?我认为,不是农村劳动条件差,不是农村做事累,也不是我们的农民对种田地有偏见,其实我们的农民是很想种田地的,关键是田地星星点点、七零八散!反过来说,如果农民在农村可以舒舒服服种那几亩田,不愁吃也不愁穿,为什么要跑到城市里去打工活受罪?还千方百计地想把房子买到城市里去,去呼吸那不清洁的空气?去做一个没田没地没有工作保障没有稳定收入的农民工呢?让我们看看陕西榆林市榆阳区金海北村村民是如何通过连片分地奔小康的:

陕西榆林市榆阳区金海北村村民原来的耕地按等分摊、人人有份,致使耕地地块狭小且比较分散,不仅需要大量劳力进行传统耕作,而且把好多时间浪费在了路上。于是农民们不顾国家禁令,进行重新连片分地,一家一大块,非常适合机械耕作和规模经营。群众们家家添置了拖拉机,并根据周边市场对玉米需求旺盛的情形,种了优质高产玉米、饲料玉米,迅速发展成了该村的一项主导产业。

村民赵发祥和妻子一边剥玉米一边告诉,他家今年种了15亩玉米,每亩能产1500斤。每斤玉米按七毛六计,光玉米能卖17000元。据该村支书侯招林介绍,今年全村仅玉米收入一项就达160万元。全村人均纯收入超过4000元,远远高于全区平均水平。他说,这两年政策好,不仅免除了所有的税费,政府还补贴农机具、地膜、化肥等资料。现在又享受了移民补助20年的新政策,村民们家家有存款、户户买机械。村里的年轻一代有的已经开上了小轿车,金海北村由原来的瞎沙湾变成了现在的小康村。

谈到十七届三中全会之后,金海北村将如何抓住机遇发展时,村长侯招林兴奋地说:“我们村将借政策的东风,坚持大搞农田水利建设,实行高效经营,就是让全村一部分人搞规模种植、一部分人搞规模养殖、一部分人组织全村机械承包工程、剩下的人在集镇搞第三产业。我盘算用不了三年,我们庄户人生活一定能超过城里人!”

八、连片分地是党中央操作方便,农民接受容易的一种土地制度

许多土地制度操作起来很麻烦,例如土地流转就需要基层干部长时间地做农民思想工作,但是如果农民没有固定的其他收入,任凭你三寸不烂之舌把稻草说成金条也是徒劳;如果农户之间有矛盾或者有小农自私意识,他们宁愿抛荒也绝不会流转的;再说,既然农民有能力进城,他们就不在乎那一年几百块钱一亩的租金。反过来说,要使农民进城,如果农民没有一定的技术,没有找到在城市谋生的手段,农民即使进了城,也会迟早被逼回到农村的,现在连我们的大学生都很难在城市谋生,就更不说农民了。搞私有制,提倡土地买卖,但是我国农民在封建社会里过怕了无田无地的被压迫的农奴生活,除了特殊情况外,就是打死他也不会卖土地或长期出租土地的,卖了土地吃什么,他们这一代可能有能力在城市生活,谁能保证下一代也有能力在城市生活?我们能保证全国所有无地无业农民及流浪汉无温饱担忧吗?农民普遍认为:土地放在那里就是塌实!现在农村能成片流转的土地绝大多数是公共资源,如小学、林场、村果园、水库、仓库等等。虽然一些国外的土地制度看起来很好,甚至在别的国家已经实行了,但那必须是国家的经济文化、政治民主、社会保障和廉政建设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

我们那里有许多农民在县城做工,老人们不到县城去,说种地种惯了不习惯城市生活,要在农村看好那几亩田地和老家的房屋。因此,家里水田平时由老头子看管,农忙季节时在县城做工的子女就可迅速回家帮忙。由于他们的山是连片分的,他们就把所有山地都种上了油茶树。但是我国绝大多数农村的山地并不是连片分的,如果连片分地,对这种家庭是极为有利的。从全国连片分地的探索实践来看,反对的只占极小数,绝大多数是很支持重新连片分地的。

为了把农村所有抛荒的田、地、山都尽快利用起来,让农民安心、让农村安康、让农业安稳。我强烈呼吁:把农村土地重新连片分配,根据各个村庄的具体情况,尽量使各“家庭”的田、地、山集中在一处。(这里的“家庭”不一定指户,也可以指几户自愿组合在一起的一个分配单位,这样一来这个家庭分得的田地将会更多,更便于规模经营。)该措施的优点有:

1、减少农力耗损,提高劳动效率

当前,农村田块零零碎碎,有的一块田分给了三四户,而且有的农户家的那小小田块之间距离还比较远,一般农户家的田、地、山总共分散在个地方。例如:湖南永州东安县大庙口村何世江,他们家的田、地、山总共分散在28个地方,水田仅4.4亩,却分散在9处。每一块田挖水一次就要挖7次水(有两块天水田),一到收割水稻时,一百多斤的打稻机,一百多斤的犁田机搬来搬去,上岭下坡,拐弯抹角,浪费了大量的劳力和时间,大大地降低了劳动效率,做起事来又辛苦又心烦,他们就干脆不种,宁愿出去做苦工。其实他们家的田地都是些耕作层深、软、松、肥的良田。如果田地分布在一处,那就可以节约一半以上的时间和劳力,挖水、犁田、插秧、治虫、施肥、收割将变得非常顺手和轻松,可以实现节约型农业生产,如果这样的话,他们是很乐意在家种田种地的。虽然种田种地收入不是很高,但做起事来舒心、自由和轻松。

2、十分有利于土地流转

种粮大户需要的多是土地成片、灌溉方便、便于机械化操作的田地。如果田地零散种起来费工太多,没有综合效益,就是送给别人种,别人也不想种,更不用说收租金了。从另一方面来说,由于田地零散,种粮大户要想得到某一成片区域的农田往往要和多个农户协商,协商的农户越多遇到的阻力就越大。如果连片分地的话,即使田地条件差一点,种粮大户也愿意要,因为它是成片的。在这个问题上,北京密云县太师庄村村民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样板,他们的做法是:由村委会出面,将土地全部回收,经过重新规划,再将土地连片转给种植能手和养殖大户,不但把村里的土地都流转出去了,而且农民的年收益由原来15万元提升到现在的75万元。其实,土地流转必须要政府出面、政策保护、统一规划,单靠农民自发自愿的土地流转,不仅速度太慢,而且阻碍太多,是成不了大气候的,是无法实现连片耕作的,土地零散是土地流转很难突破的瓶颈。而“连片分地”可以从制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使土地在短时间内迅速集中起来,稍加流转就可以形成许许多多的种养大户。

3、可以大力发展种植业和养植业

发展种植业和养殖业是振兴农业经济的出路,田地集中分配以后,即使不用土地流转,也可以形成许多10--15亩左右的小小的种养大户,我们的种植业和养殖业也能如虎添翼,迅猛发展,大多数农村可以以家庭为单位发展种养业,搞小庄园经济。再说,我们一些农民的土地如果是由于太分散而导致自己不能耕作的话,那么他们宁愿荒在那里也绝不愿流转给别人。况且,中央也一再强调:只有在第二、三产业发达,大多数农民实现非农就业并有稳定的工作岗位和收入来源的地方,才有可能出现较大范围的土地流转,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我们国家现在还不能普遍地达到这个条件。因为我国农村人口实在是太多了,无法短时间内大量地安置到城市就业。如果田、地、山分散,不便于综合利用,种也不好种,养也不好养,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田地荒芜。我们的农民是非常具有创造力的,在种植和养殖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只要条件成熟,我国农村家家都会变成十亩左右的种植庄园、养殖大户。实现我们盼望已久的新农村。

4、便于实现农业现代化

现在农村田地的分配方式严重地阻碍了先进生产工具的使用和推广,犁田机、播种机、收割机,使用条件是田地平而宽,且作物成熟期一致,七零八散的田地十分不适合机械设备的操作。田块面积小操作不方便,相邻田块是别人的,庄稼可能还没成熟,不便于机器通过,很多农民只能采用原始的劳作方式,致使我们有些地方的农业生产技术十分落后。如果田块集中到一处了,利用现代化种植方式,生产效率可以上十倍、上百倍地提高,短时间内就可以大范围地把我们的农业生产水平向前推进几十年,赶上甚至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例如:徐闻南塘村当年采用老土又公道的方法使土地连片耕种,全村由此走上致富路。下面是羊城晚报的报道:

抓阄的地点选在一条较长的村巷,村干部用石块把写好序号的阄压在地下,为了体现公平,他们请来海安镇干部到现场监督。当时,全村的人都集中在巷子里,抓到好阄差阄,大家都无异议。

抓阄顺利完成,意味着南塘村土地调整宣告成功。过去每户都有十几块地,现在合成了一块,多的才两块,人到田头,全家的土地都在脚下了,彻底改变了过去村民干活时很多时间都耗在路上的状况,同时,由于成片土地便于管理,村民对农作物进行结构调整,大种葛薯、香蕉、北运蔬菜等经济作物,有的在田头打水井,有的在地里铺设输水管道,提高了抗旱能力。

村民林日强说:“现在南塘村的耕作方式也改变了,以前是靠牛耕地,现在土地连成片,拖拉机开到田里,十几亩地不用半天就搞掂。过去用牛耕,十几亩地半个月都弄不完。”

土地调整富了南塘人。2005年,南塘村修起了硬底化水泥村道,总长4.4公里,总投入80多万元。今年又投入20多万元,修筑1.3公里的水泥路到田园。

2006年,葛薯大丰收,南塘村里没种葛薯的村民主动帮种葛薯的村民收获葛薯。当年4月20日,种葛薯的村民为了感谢大家的帮助,一起凑钱摆喜酒,请没种葛薯的村民共饮丰收酒。自从那年起,每年的4月20日就是南塘村办丰收酒的日子,全体村民男女老少一起聚餐庆丰收,至今已连续四年从未间断。

5、增加就业能力

田、地、山集中以后,那些在外打工年收入一二万元的农民很多都会回家搞农业,把岗位留给那些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不但如此,只要田、地、山分配规划得好,就连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也会到农村寻求发展。但是,如果农村田地分配不好,不要说不交农业税、免农村孩子义务教育学费,就是每亩再补贴一二百元恐怕也留不住农民回家种那几亩破田的心,更不用说什么粮食安全、国家现代化建设的第二步第三步目标了。长此以往,农村人口大量涌向城市,国家就业压力不知道有多大,一旦出现什么粮食危机、政治危机,那个暴乱就很容易发生了。农村搞不好,城镇化建设就是空中楼阁,经不起折腾和打击,只有农村就业能力大增,粮食、肉食品、水产品能够大量地源源不断地输向城市,我们的国家才真正称得上国富民强,国泰民安。

6、便于发展生态农业

当田、地、山以家庭为单位集中到一处后,将十分便于农民合理规划布局、土地改良。农民可以根据当地水、光、温、土壤特点进行合理规划,那一块地要植树造林,那一块地种植果树,那里设计鱼塘,那个坡要去掉,那个坑要填平,那块地要改良等等,都会得到的安排。各种有机物桔杆也便于集中处理作沼气池发酵,当沼气发电应用以后,农民就可以把家搬到他们的田间地头,集中精力搞农业。还可以很方便地得到沼气肥,于是各种农作物秸秆高效利用,各种田块有机配合,各种土地取长补短,合理安排间套复种,季季高产,全年丰收。果、树、鱼、猪、鸡等紧密联系,互相促进,获得综合效应。各种农药化肥使用量将降到,形成我们盼望已久的生态农业。例如:种一亩紫云英相当于在那亩田里施斤的尿素,种植一亩油菜不但可以获得相当于一头大肥猪的油,还相当于向田里施20--30斤的钾肥,而且还能改良土壤,那农民为什么不种呢?就是因为田地太分散,种得下但管不好,农村牛羊捣乱太利害了。

如果田地山集中到一处的话,我们的农村能用得上的土地将很可能被全部利用起来,或种水稻,或种大豆玉米,或建果园,或栽林木,养鸡养鸭,养猪养鱼,屋前是自己家的稻田和池塘,屋后是自己家的菜园、果园、林园和鸡场。到时候我国农村到处都会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一片和谐富饶的新农村,一个个农户就是一个个科技农园,一个个小康农庄,一个个小型农场。我们的农民是很能干的,可以将沙漠变成绿洲,荒山变成果园。如果土地制度不适应农业的发展,有位外国学者说,农民就只能将绿洲变成沙漠,果园变成荒山。

7、能充分发挥农村留守劳动力的潜力

目前,留在农村的多为50岁以上的老人、妇女和少年儿童,土地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块鸡肋,想种又无法种好,流转给别人种又觉得可惜。一般只能种几块灌溉条件好、离家近的田,保证自己不买粮食吃就算不错了。如果田地分配到一处,就可以把他们有限的劳力充分挖掘出来,大大提高他们种田种地的积极性,发挥老人的余热和智慧。以前离家很远的那些零散的田块没有了,现在的田地又宽又大,非常便于耕作和管理,以前拼尽老命只能种三亩,而连片分地后儿子又给他买了犁田机和动力打稻机,可以种上十亩田地了。

8、便于政府引导,走产业化规模化的道路

田地集中连片分配,既吸取了土地流转形成种粮大户的优点,又继承了我国80年代土地承包的优点,农民劳动起来心喜、心甜、心安,无后顾之忧,可作长远打算和投资,对于政府的技术支持和资金扶持,只要利润较好,是非常乐于接受的。广大农民可以根据市场需要和自己田地优势,调整自己的作物品种,搞特色种植,走产业化、规模化的道路。

如搞大棚蔬菜、种特种果树,规模养殖,还愁奔不上小康吗?说不定可以奔上大康了。农村不搞产业化、机械化、规模化、农场化、市场化,是没有出路的,光靠个人落后、低效的劳动技术,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恐怕连供小孩读幼儿园都成问题。

如:贵州兴义的做法得到了老百姓的大力拥护,今年,按照“因地制宜、统一规划、打破田块、分期建设、重新分地”和“小改大、梯改平、瘦改肥、曲改直、薄改厚”原则,园区继续加强农田基础设施建设,对6个田土整治点4100亩“差田散地”集中收回,进行了统一规划整治,推广优质水稻种植15000亩;推广高产玉米种植14000亩;推广轮作无公害蔬菜种植近3万亩,部分农户蔬菜种植亩产值已上万元;种植大红袍、碰柑、桃、梨、李、草莓等优质水果1万亩;重点推广早春脱毒洋芋种植6000亩;推广“菜—菜—菜—稻”四季多熟制种植4000亩。通过产业结构的调整,多渠道促农增收,园区农民人均纯收入5000元以上,比2002年增加一倍以上。站在市场农业、效益农业的高度,跟踪市场变化,压缩低产低效农作物面积,提高种植业的商品化、专业化、集约化水平,形成了万亩优质水稻、万亩优质玉米、万亩优质蔬菜、万亩优质水果和百万畜禽养殖基地等“五大产业”,建成了丰都草莓、丰都早春脱毒洋芋、普子“场带户”奶牛养殖、桔山花卉苗木等“四大基地”,形成了龙塘的早辣椒、岸阳的早茄子、杨柳井的西红柿、洒贡的大头菜、季腰山的早糯包谷等一村一品、一组一特的产业格局,优质农产品占周区农产品的比重达80%以上。这些项目由国家投资600余万元,加上农民投工投劳,总投资约1100余万元。为什么农民愿意拿出这么多钱,就是因为政府连片分地后又引导有方。

9、有利于利用荒山,增加收入

我们的农村不但水田被划分得零零散散,山和地也是按片按质平均分配的,每一户的山和地一般都分布在个地方,农村的山地基本上没有利用起来,也无法流转给别人。湖南耀祥中学校长陈华芝说:“如果将山地连片分到一起,我们学校许多老师就会把他们老家的那些山地种杉树、油茶树或者杜仲树或者板栗树银杏树什么的,然后把他们围起来管理,再在它旁边建一个池塘,造一个小屋,寒假、暑假、星期六、星期天就可以轻松地去自己农园里享受一下田园生活:钓鱼、爬山、采野果等等。”但是,在现行的这种土地制度下,这只是一种幻想,就好象一张一百元的钞票,本来可以买许多东西、做许多事,现在却被撕成了碎片,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谢进杰先生说得好:其实我国大部分农民可以通过山地和丘陵来致富,我国的山地和丘陵面积是耕地面积的好几倍,俗话讲:特色产品一亩园,胜过往年十亩田。如果充分开发利用山地,在山上种植的果树药材、或养鸡养羊等的收入其实要比单纯种水稻玉米小麦等经济作物多得多。

临城县西辛安村的村南1300亩山地以前是荒岗一片,你一块,我一块,谁也没能把它利用起来,王雪志当选村干部以后,却把它变成了“聚宝盆”。从2001年起,他就决心把这里变成全村农业结构调整的“土深圳”。在积极争取县、乡支持的前提下,多渠道融资62万元,进行了统一规划治理,栽植核桃、大枣、柿树5.5万株,打深水井1眼,架线700米,铺设防渗3200米,建成高标准养殖示范区200亩,发展牛、羊、鸡、猪等新品种20多个,建成无公害蔬菜基地260亩。

10、有利于社会稳定

连片分地后,由于抛荒少,劳动效率高,收入也就可观,农民可安心务农,不会作死地去与工人争饭碗,大大缓解就业压力,增加就业容量。而现在,农民为了种几亩破田累得疲惫不堪,工人为了找个工作受尽挫折,学生们则更加可怜,很多人连大学都不想读了,长此以往,我们的社会将象绷紧了的弦,很多矛盾会一触即发,维持社会稳定将会浪费我们国家政府大量的人力财力,国家的正常运转受到影响,经济建设也只会是擦边球。再说,我们有许多的农民都没有田地种,工人没工作做,搞得不好,这些人就是引起社会暴乱的活跃分子,因为我们把他们基本的生存资本---土地或工作剥夺了。有人也许担心,重新连片分地会引起社会动荡,这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广大农民是支持的,很多村庄的大胆实践都证明了“重新连片分地”非常正确的,如果我们一味地怕这怕那,那还要改革干什么!就拿小岗村来说,要是没有那几个农民冒死签字,能有今天吗?

土地问题解决不好,社会就无法稳定。明显的例子是临城县西辛安村,自从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以后,这个村的土地状况始终没有改变。许多新出生的小孩、嫁过来媳妇都没有田地种,引发了大面积村民、官民矛盾。该村365户人家中有180多户为土地延包问题集体上访。王雪志上任件事就是分层次召开支部会、党员会、村民代表会、村民大会,在充分探讨研究的基础上对个别“钉子户”进行批评教育,在全村统一了思想,达成了共识。由支部成员、党员代表、村民代表组成分地小组,重新丈量评估全村耕地,核实每户实有人口,科学编排分地程序,让添地的群众理直气壮,减地的群众心服口服。就这样,新班子只用了27天时间就把这个老大难问题顺利解决了。

连片分地的优点还有很多:可以提高治虫的效果,可以减少农民土地纠纷,可以提高农产品质量,可以缩小贫富差距,可以减小抛荒面积,可以稳定我国耕地数量,可以大幅度增加农民收入,可以迅速地提高农民种粮的积极性……

那么如何重新分配田地呢?我认为,不能采用以前的分配田地的方法而将田地分成三六九等,多只作水田和山地(包括旱地和荒山)两大块进行分配,并尽量使每个家庭的水田和山地连成片,如果有人不愿意要水田只要山地发展特色种植那就更好。具体的操作方法可以由农民自己去探索。如果某人分得的土地可能差一点,那没关系,可以象台湾一样给他多分一点土地,或者由国家安排资金对每村分得差的农户地进行土壤改良和水利建设,况且一般的中低产土壤经过两三年的改良是完全可以达到高产土壤的肥力特征的。我建议:为了方便城市资本下乡,加快新农村建设的步伐,凡是老家在农村的所有非农户口人员,也可以在老家农村分得一份土地。

其实,我们有些领导干部已经认识到了连片分地的重要性,广西韦义华在广西江州区左州镇光坡村一个叫弄净的土坡上,遇到左州镇进村工作队队员吴日威、黄华乐和光坡村布罗屯的干部们,吴日威告诉说:“这些耕地是布罗屯56户村民的地,实行整合后,正准备分给农户。”村民何红谋告诉,他家共有12亩甘蔗地,原来分成20块,面积都很小,“插花”在各家各户的地之中,各农户耕作都相互受影响,而且非常费时费力,每年砍运甘蔗要花费160多个工日。土地整合后,他家的12亩地整合成两大块,用拖拉机耕作一个早上都不到就能完成,而且路通到地头,以后砍甘蔗就可以节省60到80个工日,可节省成本4000元左右。同时,实行滴灌以后,甘蔗亩产可达10吨以上,每亩地可增收1000多元,而且宿根蔗可延续5到8年,成本就更省了。

在这方面,甘肃河西走廊祁连山北麓的民乐县政府还要做的好些,在连片分地的同时还进行了土地平整和灌溉系统建设。县政府成立了基本农田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和建立了一系列配套制度。2007年10月13日,项目一期工程正式开工。挖掘机、推土机等大型施工机械开始作业,工程技术人员开始登记田块、现场指导和施测放样,渠、路、林、田配套整理全面展开。

与此同时,乡村干部开始集中村民着手开展一项极为严肃的工作——项目区土地权属调整,这是土地整理项目顺利实施的一个基本前提。

对大量零散不规则的田块进行大幅度的整理和调整,必然涉及农民承包经营权的变更。县国土资源局和三堡镇充分发挥项目区每个村委会的自治作用,放手让广大群众充分讨论,提出大伙儿广泛认可的土地权属调整及耕地分配承包方案。确定,项目实施过程中,收回所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项目实施后,按照集中连片原则重新分配和确定土地承包经营权,保持每户原有承包地规模不变,并对新增加的耕地按照原有承包地的比例进行分配。

但是,这些以村、以乡、或以县为单位的重新连片分地都是有局限性的,它不能考虑人口的增减,例如:嫁到其它县的人要不要分地给她?新生小孩要不要分地给他?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要不要分地给他?甚至近逝世了的人要不要分地给他?如果没有强大的法律支持,它还可能会受到某些利益受损农民的抵触。

我相信:我们的党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在我国农村土地制度严重地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时候,在我国农村土地矛盾错综复杂的时候,我们的党中央决不会坐视不管。在全世界都处于经济危机的迷惘中,在许多人都失业的情况下,在大学生都很难找到工作的形势下,我们的经济发展要走出低谷,必须先在农村改革。虽然以前有人规定了农村土地50年不动,但那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说的,现在并不一定适用。请中央尽快作出明确决定,不管连片分地有多难,不管连片分地的阻碍有多大,只要是为了农民的利益,为了的国家繁荣富强,我们的农村改革就一定要彻底地进行下去,决不受任何因素的影响半途而废!我国有许多人都想在农村大干一翻,如果再等上10年8年,他们都老了。

育儿知识
加盟微商需要做什么
西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