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百一十一章前事

2020/01/24 来源:郴州信息港

导读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百一十一章 前事不忘,后事...百一十一章前事不忘,后事“父亲!”草稚夜儿喉咙口有些哽咽,嘴唇轻抖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百一十一章 前事不忘,后事...

百一十一章前事不忘,后事

“父亲!”草稚夜儿喉咙口有些哽咽,嘴唇轻抖。

草稚夜儿的二哥赤红着双眼:“父亲,您这话説的是什么意思!?我们会和家族共存亡!哪怕他安倍家实力强盛,我们都不怕!大不了就是一个死!説什么我也不会丢下您一人的!”

草稚夜儿的父亲突然站了起来,揪住草稚夜儿二哥的衣领:“滚!你留下来又有什么用?全都给我滚!是不是我的话説出来不管用了?”

草稚夜儿的二哥瞪着眼睛,但就是説不出话来。

父亲的意思他们都明白,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也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老族长愧对草稚家的先辈,愧对整个家族,他选择了和家族共存亡!

但草稚夜儿和她的二哥还青春年华,有的是时光,有的是机遇,有的是希望!他们活着,才有复兴草稚一族的希望!

而作为两人的父亲,不论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上,他总是要时间考虑两个孩子的安全和处境的。

“对了,把草稚忠也带上吧。”这个草稚家主无力地摆摆手,也不再和他的这个儿子辩论,颓然地坐在了座位上。

“父亲!”草稚夜儿的二哥急了,又是张口劝导,企图説服他的父亲。

“父亲,二哥,你们听我説!”突然,草稚夜儿打断了他们的话语,开口説到,声音异常冷静!

“怎么?”

“xiǎo妹?”

两人转过头来看着草稚夜儿,不知道这个时候了她要宣布什么事情。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草稚夜儿犹豫了一下,如是説道。

“怎么説?”

“xiǎo妹你没生病吧?”

草稚夜儿的父亲和二哥听了她这话,两句回应,两种态度,可见一斑。

草稚夜儿白了她二哥一眼,深吸了口气:“我请到一位强者出面,他应该会帮助我们。”

草稚夜儿説的是xiǎo青,但心中想的还是鸣人。

“具体怎么回事还请你们不要再询问我了。我答应了人家,只此一件事情,不给人家带来额外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二哥,父亲,你们不要往外声张。我们彼此心知肚明就好!”

草稚夜儿面上的神色不似作假,这一番极为突然的话语,引得两人面面相觑,吃惊不已。

“这是……真的?”

草稚夜儿的二哥怔怔着説道,然后就是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好,好!夜儿,很好!”

草稚夜儿的父亲也挺激动,口中直呼好,却没有多余的话语。

草稚家族的族地重地,屋子里传出一阵轻松的笑谈声。多日来紧绷着的神经以及满满的担忧烦恼带来的压抑,仿佛在一瞬间便消失不见。

而草稚夜儿则是眸中有光彩流动。

这些……都是他带给我的呢!带给我的家族,带给我……

草稚夜儿的心目中,渐渐浮现出一个金发飘逸的少年英才形象,嘴角不由一丝轻笑。

“我觉得,你只能属于我!”

只能……属于你?

想起鸣人那晚对她説过的话,草稚夜儿轻轻呢喃出口,随后面上有奇怪的神色露出,皱皱鼻子,很是俏皮的补充一句:“想得美!”

而这一切,都被草稚夜儿的二哥看在眼里。眼珠转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这就是南石村?”鸣人行走在大道上,观望着两旁的建筑和民众等等,疑惑着问了一句,“我怎么感觉,这个地方一diǎn儿也不像是京都脚下的重镇的模样啊?”

二长老瞥了他一眼:“那么你认为应该是怎么样的?”

鸣人摸着下巴,思筹着:“怎么着也不用这么民风彪悍吧?你看看,这里的建筑物的修建风格明显有异于其他城镇,而且这里的居民更是一个个……”

鸣人瞅瞅路边敞开怀的两名大汉,吞了一口口水:“果真豪迈!”

二长老笑笑:“你不是火之国的人,当然不清楚这里的情况。京都大名府下的势力虽然强盛,但那説的是大名旗下的军队势力。无论忍者有多么强力,单挑一个组织有序的军团,其下场是死亡!而这里,火之国的南石村,向来是火之国大名挑选大名府上近卫的人选的首要地域。民风不彪悍,谁会看上这儿?”

鸣人若有所思地diǎn了diǎn头。

他是自风之国跟随安倍金一来到安倍一族的族地,所以这个家族的人们理所当然的把自己当成是风之国的国人。

鸣人心中偷偷一笑,难道这就是传説中的脑补?自己并没有详细介绍自己的来历出身,这安倍家族的人已经替自己想好了自己的个人情况?

嘿嘿,挺不错的……

二长老看鸣人diǎn头的模样,他也算是火之国的一员,当然介绍起这里的情况的时候语气中也有些骄傲的因素。

但是,下一刻二长老却转而叹了口气:“但实际上,这里的人们的生活并不好过。”

鸣人疑惑:“怎么説?”

“你可能不知道,南石村方圆百里之内,盗匪成患。”

“这样啊?大名派军队来围剿了不就好了?”鸣人听到这个问题,很随意的説道。

“围剿?”二长老嗤笑一声,“如果把这里的盗匪清除个一干二净,大名还怎么保证这里的民风继续彪悍下去?”

鸣人听着这话,心底不由得升起一股凉意。

“大名竟然这么做?不怕国人心凉吗?”令人压低声音,但还是很惊讶。

二长老神色凝重起来,摇摇头:“其实,这也只是一些人的猜测。其中到底怎么情况谁也不清楚。”

鸣人“哦”了一声,他想到了火之国大名的那个长子,德川田二,看起来也不像是怎么地阴险卑鄙。相反,这个人的做法行为都很大气,直率,为人也很热情。怎么都不像是一个有着如此品行的大名的儿子吧?

但想到这里,鸣人却是轻哼一声。

“我真是有些傻了。”鸣人自嘲一句。

自己上一世,在他还是葛歌好的那个世界,在他辉煌的人生时刻,他又怎么想得到自己会被自己“亲密”的战友出卖?由人生的大起到大落,葛歌好丢掉了自己身为军人的荣耀,丧失了在那个世界生存下去的尊严。

这……就是前车之鉴!

鸣人心中所想,全都深埋起来。多日来,因为二长老这位率直爽朗的老人性格的影响,鸣人心境有所敞开之际,又被他紧紧闭了起来。

已经蠢了一回,又怎么可以再蠢第二回?

那就是真蠢了。

鸣人迎着二长老疑惑的目光,笑笑説到:“火之国原来也不怎么样……”

成都银屑病医院怎么样
广州市正骨医院怎么样
天津的治疗白癜风医院
兰州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合肥癫痫病治疗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